一五年的基础读书计划结束了,我又开始看金庸先生所写的一系列武侠小说,或许真的是金庸先生写的过于精彩,我早早的便将初步计划的几部小说统统都阅读完了。之后,我又要开始计划一项读书计划。我现在开始尝试自己去发现图书,自我完善图书计划。于是,在这一次的读书计划中我计划按照历史顺序,由发生在清末的《百年风云》到现代网络文学《鬼吹灯》,题材自然会多偏向于历史类,如此做主要是基于我目前的现实与兴趣爱好去考虑的。若按我的阅读速度,在年末便可结束这项计划。目前为止,我认为这项计划(即“一六一”)整体上都比较合理,只是在阅读继承方面我觉得没有过多的体现,比如说上一个武侠小说计划在这一个计划中便没有体现,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白鹿原》是我的“一六一”计划中的第五本书,不过由于经济原因,便提前阅读了。提起《白鹿原》(以下简称《白》)的故事剧情,就不得不提他的难兄难弟——《平凡的世界》(以下简称《平凡》),因为与其相似的《平凡的世界》都是基于黄土高原文化展开的剧情,不过在所涉及到的历史线上,《白》相对会略先于《平凡》,前者还有涉及到清朝将亡的那一段时期。正是在此前有阅读《平凡》,因此对于黄土高原上的风土人情有一定的了解,于是在阅读《白》起来可以说是没障碍。在剧情框架上,《白》是围绕白、鹿两家三代人的故事展开的,安静祥和的第一代人、暗斗明争的第二代人、红色血腥的第三代人。《平凡》的结构也是如此,但又有所不同,这体现在书中主角人物社会地位的差异,《白》中是一种由上至下的相对平衡,二《平凡》是一种相对不稳定、有差距的由下至上。不过正是这种差异性令我对此类题材的作品多了两种大为不同的阅读体验,《平凡》的由下至上接近我处的社会阶层,许多角色的行为举止让我有一种感同身受,令我更能融入其中,而《白》中白、鹿两家所代表的社会顶层,我只能怀着敬意默默地阅读,就好似书中身处在家族祠堂听着族长白嘉轩庄重的宣告。当然,我绝对不存在抬高或是贬低其中任何一书的意思,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般,我享受着不同的书籍带给我的不同体验,并怀着对作者竟能写出如此精彩的书而深怀敬意。

书中的人物各有特点,族长白嘉轩的稳重精明,鹿子霖富有心计而略显小心眼,田福贤精通事理与人际关系,朱先生那接近圣人标准的言行,敢爱敢恨的白灵却始终是一个女人,历史遗留的悲剧人物田小娥,浪子白孝文与不是圣人却可算得上是孔明一类角色的冷先生等等。

对于这部书,我最感兴趣的是书中承认牛鬼蛇神存在的设定。以往,描写有涉及到迷信的小说,往往是以讽刺的手法借此去揭露旧社会的顽固腐化的封建思想,如《家》中法官捉鬼却吓死了老爷子便是如此。但在此书中作者将鬼怪的存在作为正常现象去对待,这就值得思考了。我认为这是作者是在借助艺术表现的合理性去达到某种现实无法达到的目的。

其一是白鹿的出现,作为圣人形象的朱先生也承认了此乃祥兆。白嘉轩便设计买下了白鹿出现的原属于鹿家的田地,并将祖坟迁移至此,此后果真就应验了朱先生的预言,白家在之后风云变幻的社会环境中总是屹立不倒。如此描写,我认为一是为了烘托白嘉轩想摆脱败家子而光辉耀祖的心,二是证实朱先生圣人形象的设定,三是为白灵含冤而死一白鹿落泪离去的梦托于父亲白嘉轩埋下伏笔。

其二是田小娥化为厉鬼附身于鹿三。田小娥可化为厉鬼,可令白鹿原出现无药可治的反自然现象,法官可捉住田小娥,田小娥的魂魄可被镇妖塔镇压,田小娥可化身为黑蛾子,多么荒诞的剧情在书中却可以堂而皇之的成为现实。我认为一是以怨鬼为化身形象出现的田小娥更显其悲剧性,二是揭露人的本性,在神鬼不可抗拒的死亡笼罩下,人类的渺小与为了生存而屈服的本性跃然纸上,三是将白嘉轩不怕鬼怪、敢做敢为的族长现象与预言妖鬼必亡的朱先生的圣人形象再次凸显。

《白鹿原》因为时间线没有过多的往建国时期延伸,因此在政治上没有过多的偏向,避免了政治倾向决定了人物性格的观点。《白鹿原》用一种极为平和的语气去叙述故事的,即使是描写人物角色的死亡,这种感觉丝毫不显波动,但作者又用上层的工笔保证了剧情与构思,平和与功力完美的融合使作品具有易读性。如果用五星评价,我只会给四星半,缺少的半颗星不是作品本身有缺憾,而是惋惜作者没有继续再闪耀他文学的光辉,竟与他最热爱的世界不辞而别。

本文写于160727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