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前,我就尝试过评书类的小说,一开始还是不能接受评书这种形式,相较于波澜起伏的小说,评书的内容有一种平淡的感觉。这次的《千古功臣张学良》也是如此。好在之后,我在翻阅一些历史史料的时候发现,至少从历史事实的角度来说,评书没有脱离真实的历史背景。或许是我要求过高了,于是我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了《千古功臣张学良》。

顾名思义,《千古功臣张学良》讲述的自然便是张学良将军的故事。此书中从张学良之父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设计炸死讲到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将军被蒋介石囚禁的这么一段历史。在这一段历史中,主角张学良将军由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变成了叱咤风云的将军,在政治的舞台上树立起了一面旗帜。

张学良将军是一位合格的理想主义者,在我看来张学良将军最大的理想是国家富强、拒绝战争。从他未从军之前想要从医排斥成为军人这一点便可以很容易的看出。但现实的环境还是不允许他如此,但即使无奈地子承父业这一理想始终是没有改变,不同于其他传统的军阀,在他统治的势力范围内一直在休养生息、避免战争,在张作霖死后便没有过多的扩充,因为张学良将军清晰地意识到:战争中最可怜的还是老百姓。此后,相续发生的如东北易帜、西安事变更是能够证明他的理想。在我看来,以东北虎狼之师的战斗力完全可以横扫华北,张学良将军完全有能力在东北宝地上作威作福,更是可以不顾中国泥沙俱下的时局,在北方一副司令的身份隔岸观火。真的,张学良将军却做着只会损害自身利益的做法是常人不能想象的,因此我才说张学良将军是一位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只有理想主义者在能够为了心中崇高的理想而不顾物质享受,即使是奉献出宝贵的生命,只要理想的高度足够高,我想是有理由让他这么做的。

“千古功臣张学良”是周恩来总理对张学良的评价,我认为这是十分恰当的,因为张学良将军的确不能算是一位能臣,但冠以他“功臣”之称应该实至名归。的确,张学良将军不缺乏能力,但我认为却不是非常的突出。在处理杨宇霆事件时的果断、与日本人打交道时的谨慎、严格训练时的刻苦与高超的军人素质这些都能够证明张学良将军的确有能力有才干。但张学良却无法将自身的才干完美的输出,在铁路问题上对态度友好的十月革命后的新俄国采取的强硬粗暴的手段,以及对蒋氏国民政府的盲目信任暴露出年轻的张学良的意气用事;在对待东北四省弃留问题时选择了服从上级暴露出他的盲目服从,西安事变后亲自护送蒋介石夫妇而后被蒋介石软禁暴露出他的识人。种种软肋令才高八斗的张学良将军不能尽展其才。

如此这么一说,作为理想主义者的张学良像是一位傻白甜,明知道有一墙却还是努力地往上撞去。自然不是,首先我说过张学良将军不傻,他有的是才华。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思想体系与社会环境的限制造成的混乱,在理想与现实两者难两全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扎根在脑子里的社会环境造成的思想限制所摇摆,与理想有着直接矛盾的思想念头自然可以很容易地打消掉,如对杨宇霆的处决;最为可怕的是那些未有直接联系却能够间接地影响到的。如父亲张作霖豪爽仗义的性格便间接影响到张学良在掌权后的许多决策,又如军人传统忠心服从的思想导致东北四省很容易地落入日本人之手。的确,豪爽仗义没有错,忠心服从也是极为准确的,但对于一个理想的实现而言似乎关系不大。如徐阶、姚广孝等人方才是真正的完美的理想主义者。

不那么严肃的讲,张学良将军的性格和令狐冲倒是挺像的,但我又认为张学良稍高于令狐冲,毕竟令狐冲只是小说中的人物。张学良将军前半生是灿烂辉煌的,后半生是平淡凄苦的,但不管怎么说,先人已逝,我绝非有轻视之意。理想主义者终究是伟大,即使是不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如张学良将军那样,也是很难做到的。张学良将军说过这么一话:“我比别人多走一步,那我就利用这多走一步做一些事。”(指张学良出身好),每当想起将军的这句话,他的形象就在我的脑海中高大起来,我是要成为张将军的男人。

本文写于16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