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又是不那么完美的夜晚,但在接下来的这一秒已经变得完美,二零一六年尾声的钟声在这一两天也即将敲响。今夜,我忙中偷闲,写下这么一篇短短的总结。

对于二零一六年年呢,我该如何形容?求平静,心不甘,仍混乱,乱取静。明白了许多,又开始糊涂了许多,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一五年,我从混乱中逃脱,一六年我进入了农家的村舍,愿有片刻宁静,但农人也会有他们自己的烦恼啊!但,此烦恼又不可等,相对于之前,一五年所带来的烦恼,一六年的烦恼处理起来更加简单,但简单有时也会成为最为可怕与致命的。

细说学习情况,从高二上学期期末开始,由于考试出奇的差,让我打破了之前的学习状态,逐渐改变了原有的学习模式,开始所谓的“类.变”计划,在这之后,比起之前凭借好运气考入前一百名,虽然之后再也没有真正意义上上的进入过前一百名,并且仍然处在一种非常不稳定的状态,但我的心中的的确确是多了一种感觉:我是可以考好的,已经多次处在了这类群体的边缘。这是一种有把握的进步,这是不会变的。

而生活呢?年中和她摊牌了,追求失败了,能力确实还不够,真爱也不是我所理解的那般;下半年一轮复习开始了,到如今也接近尾声了,有点偏题了;年末参加了最后一届校运会,只取得了第三和第四的成绩,算行吧,现实如此;新年前夕送给了朋友一些祝福的明信片;今年看的书不止二十本了,电影怕是也有十几部了。

一六年的目标前四十的确还没有实现,勉强算进入了前一百,向上的道路会愈加艰难,实现四十名不易,但我必须要进,不放弃我所掌握的资源,等我,我的大学。

对于二零一七年,我只能所前半段,因为这是我的高中时代的终结的时刻,这是我摆脱思维的束缚所需要做的最后一段日子,杀入前四十,方法已经基本正确了,题量太少,太少了。

本文写于16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