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借着古人留下的遗产让我有了一个时间的借口躲在发亮的荧屏前,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不想说。但是,唉,其实我也想考好的。

呻吟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假想着明天的重复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总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但无法抗争的现实一次一次的刷新着我,眼神涣散迷离地看着现实。老子说: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还是得解决问题的啊。

有时候乐观的想想,还是可以考上一所本一的,转念又会想着这怎么能够呢?而我目前是否又够呢?不能祈祷着历史一定会真的循环进行着,那是虚幻的,假的,自欺欺人的。你或许是一直都没有变,但即使是相似的,也仅是相似的,终归是不一样的。我不能总是在我的这小小的一亩三分地上胡乱耕种,别去想了,别到最后再去总结,倘若侥幸成功了,岂不是又误解了很多。

我有三个节点的迷茫,至少目前二零一七年的愚人节的次日是这样。初三上学期我为什么变了,我也没有比原来多努力,从后面的事情发展来看,我的确没有做到什么。难道是因为错题本?这是唯一我能够承认改变的。此后真的没有太大的改观了,中考成绩完全是因为试卷太简单了我才能够考到那么好的。高中三年,我都处于类似于初三下学期状态,一动不动,凝固着,撕扯着,也在挣扎拼命着。这是从一个大的视野来看的,其中自然会忽略许多许多细节,但倘若我要是高考成功了,我相信忽略的细节又会少了很多很多更多最多。

我可能就是这么一个人,浑厚而无懈可击,最后连一个正确的回答也无懈可击了,没有正确,没有成功,没有认真执着。

到这里了,我还是没有得到一个答案。如我的老师曾经对我的评价:你就是太小心了,行动变得瞻前顾后投鼠忌器了,我怕失败,我知道高考没有家人重要,没有自己健康重要,也没有人生重要,但还是重要啊,不怎么重要的重要得让我也不甘心失败。

如果说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那说明这其中肯定是有问题的。出路啊,出路啊,长且窄,窄的只能容我的身体走过,抛开欲望念头,朋友玩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啊,哈哈哈哈,真的没有头绪了。

如果明天高考,你问问自己,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感说无怨无悔吗?

脑子突然闪现一个念头,是一个学长的话语:你不会的他们也不会,你会的你是否会对,你会的你自己有没有抓住。

我连本一考上都悬,我问自己本一你有没有抓住,不要说本一这一个目标多低,你没有抓住就是没有抓住,抓住了你就是重本。

这,

或许就是真的出路吧。